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转载 >

母女俩患精神病 连亲人也无法接近

发布时间:2016-09-01本文出处: 石家庄长江心理精神医院

这些年,60岁的刘凤州总有一件事让他揪心:妹妹和外甥女都是精神病障碍患者,不能正常与人沟通,连亲人也不能靠近她们。看着这娘俩骨瘦如柴、面黄肌瘦的身影,他心痛不已。

母女同患精神病 曾两次一起自杀

刘凤州住在三桥街道五一村,姊妹四个,他与82岁的老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常常念叨起自己的女儿。“你当哥的,去看看你妹妹过得咋样,我不放心”。

说起这个妹妹,刘凤州五味杂陈。他说,妹妹叫刘花娥,1988年离婚后,1991年与比她大十几岁的郭元君结婚。第二年女儿郭良培出生。可是,婚后夫妻俩感情不和,吵架成了家常便饭。2005年刘花娥再次离婚。此后,和女儿一直居住在西安医学院家属院。

两次不幸的婚姻,让刘花娥受到严重打击。“他俩离婚前就经常闹,性格有些内向的妹妹患上间歇性抑郁症。离婚后这十几年,外甥女跟她妈一起生活。现在,外甥女也患上了精神病,病情很严重。”刘凤州说,曾经母女俩先后两次同时割腕、割喉、口服“洁厕净”自杀,经医院抢救及时挽回生命。

不让亲人靠近 与外界断绝来往

十余年来,这母女俩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所有窗户都用报纸糊住,黑漆漆一片。刘凤州很早以前给妹妹家里买过300块钱的电,至今一度也没用过。家里人多次去看望母女,每次都遭妹妹一顿谩骂或更为过激的行为。

“见到我就骂,母亲来看她,她也骂。家人根本不能靠近这娘俩,她们的居住环境和生活条件到底是啥情况,我也不清楚。”刘凤州说,母女俩与家人、外界断绝一切关系来往,真不知道,这么多年她们是怎么生活的……

刘凤州去妹妹家,每次给钱都被拒绝,甚至连家门都没进去过。有一次,他和母亲、大哥、二哥、侄子一家人看望这娘俩,并送去800元现金。没想到,俩人拿到钱后,将钱撕碎抛向天空;送去的食物也被捣碎后,扔进垃圾堆。

担忧母女俩的生活,刘凤州和前妹夫郭元君也多次协商救助方案,都因母女俩拒绝配合无果而终。刘凤州说,母女俩患精神病10余年,尤其是近6年特别严重,一直得不到任何帮助。

母女瘦成皮包骨

家人无奈只好向外界求助“每次去看她,只能悄悄地站在门口,往门缝里偷偷塞几百块钱。只要发出一点动静,妹妹打开门就是一顿谩骂。”刘凤州说,看着妹妹和外甥女骨瘦如柴,瘦得没人样,他心里在流泪。

“俩人瘦成皮包骨,体重加起来可能都不到一百斤。”刘凤州说,为了了解她们的生活,他偷偷地跟踪俩人一整天,发现母女俩一整天都在小巷子里走来走去、进商店随意拿别人的东西、在饭馆门口捡吃的、乱穿马路……

无奈之下,他来到五一村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王顺虎得知情况后,多次联系三桥街道综治办、张家村街道综治办相关负责人,一起协商解决此事。昨日中午,三桥街道综治办主任刘于幸、人民调解员王顺虎、刘凤州来到张家村街道综治办,大家坐在一起,共同协商解决刘花娥和其女儿的救助问题。

“我们查询了这俩人的户籍,发现这事还不属于我们街道办管。”张家村街道综治办副主任山岳说,这对母女现居住地属于张家村街道管辖范围,但刘花娥的户籍所在地在三桥,女儿郭良培的户籍所在地属于南院门街办管辖。尽管如此,他们也非常愿意配合、协调解决母女俩的救助事宜。

三个街办将联系医院 合力救助母女俩

山岳说,按照近日他们接到的西安市碑林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文件《关于印发的通知》,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要对母女两人实施救助,应该有相关医院的精神认定,然后再办理相关救助手续等事宜。

“家人几次都要把她们送到医院进行检查,但都没能如愿。”刘凤州说,妹妹和外甥女根本不让人靠近她们,到不了医院,怎么做认定?调解员王顺虎听后表示,他可以联系北大街的西安市中心医院,医生可以上门外派鉴定。另外,张家村街办综治办副主任山岳也表示,他也将和南院门街办相关人员沟通此事,竭尽全力,帮助解决救助母女俩一事。同时,记者了解到,刘花娥的前夫郭元君也将从外地赶回西安,协商此事。

文章来源 西安晚报